墓地管理員李永斌不同尋常的工作和人生

100

春來柳綠,又是清明墓地管理員。緬懷故人和文明祭掃是清明節日裡不變的主題。然而有這樣一種人,他們生活的城市的一角,默默守護著逝者的安寧、爲倡導文明祭祀做著瑣碎繁雜的工作,同時見證著祭祀文化和理念的變遷,他們就是這個城市的墓地管理員。清明節即將來臨之際,記者來到蘭州市長青園公墓區,走進墓地管理員李永斌的工作。

網絡圖片

清晨的薄霧籠罩在高聳的山嶺周圍,漫山的松樹、側柏隨著春風起伏搖擺,位於城關區青白石街道的長青園公墓區,就安詳的靜臥於這篇綠樹山雲之間。3 月 31 日,正值清明節祭祀的周末高峯期, 50 歲的公墓區護理員李永斌早晨六點鐘就來到了停車場。墓區的廣播已經響起,講解和宣傳全新的殯葬理念,倡導網上、鮮花、踏青等多種形式的祭祀活動,也宣傳最新的殯葬法規。李永斌趁著大批上墳的市民沒有到來之前,到整個墓區走一遍,看看工作有什麼疏漏,儘可能的爲羣衆提供方便的環境。7 點 30 左右,陸續有市民來到墓區,老李就引導來祭掃的市民停好車,然後把 " 清明節文明祭祀倡議書 " 發到他們手裡,這是他在祭祀高峯期間的第一項重要工作。

記者見到他時,他正在給停好車的羣衆發放宣傳單,並講解今年的殯葬政策和墓區提供的服務。" 墓區不讓焚燒紙錢和燃放鞭炮,辦公區那邊提供了紙錢換鮮花活動,你們可以去看一看。" 老李在市民去墓地之前就這樣反覆宣傳和動員著。在匆匆的人羣中,他一米八的個頭,瘦瘦的體型,健康的麥色皮膚,一口標準的蘭州話,身著灰色運動衣,50 歲的老李看起來並不 " 老 "。

[[[cw:632h:422a:c乾淨的白色天空就像添加了漂白劑的牛奶一樣,綠油油的茂密叢林也仿佛塗上了一抹潤滑油,遠處山巒高聳、跌宕起伏,碧綠的草原在涼風吹拂下搖曳著,掀起綠色的波浪,而在這片天地活動的各類珍禽野獸更是爲這個桃源世界增添了一分活力。在這個新開闢的幻想中原大陸處的一塊草地上,一高一矮。

老李說,這裡修建的每一座房子,種植的每一顆樹木,甚至是墓區的角角落落他都瞭然於胸,3000 多個墓穴只要家屬報出逝者的姓名,老李就能指出個八九不離十。今年是他在公墓區工作的第十二個年頭,十二年來,老李每天都往返於辦公區、墓區、停車場、羣衆間無數次,除了銷售、綠化、講解、日常維護,最重要的就是要給大家做文明祭祀的宣傳。爲了方面羣衆祭祀,長青園公墓專門提供了水桶、毛巾等用品,方面羣衆清洗墓碑,同時提供鮮花讓羣衆選擇,儘量減少或者杜絕燃燒紙錢。

從辦公區去往墓區的山道右側,矗立著 24 孝的人物雕塑 , 讓市民們重溫千百年來廣爲傳頌的中國傳統孝道文化,也同時給人們傳遞著 " 厚養薄葬 " 的理念。老李帶記者走進了墓區,一排排青松悄悄守護著黑色的墓碑,7000 個墓碑整齊排列,占去大半個山頭。樹林裡一片寂靜,偶有林間鳥兒的鳴叫。這時候陸續有人帶著鮮花、供品前來祭拜。老李向他們提示到," 老哥,這裡不能放炮和焚燒紙錢啊!" 墓穴前的逝者家屬微笑著點點頭表示 " 我們知道了 "。很多市民會點燃蠟燭,老李就和同事們再三叮囑注意安全,有時候不放心就盯著看墓地管理員。

老李向記者介紹到:" 現在的工作比我剛來的時候好做多了,首先是工作環境好了,待遇也提高了,最重要的主張文明祭掃的市民越來越多了,減輕了我們不少的工作量呢。" 老李剛在公墓區上班的時候,市民對文明祭祀的接受度還沒有現在這麼高,那時候,市民來祭祀時,經常帶著大量紙錢、肉菜和水果等豐富的祭祀品、煙花爆竹等等,當老李對他們進行勸阻時,逝者家屬經常是我行我素甚至惡語相向。等逝者家屬離開的時候,老李就會和同事們一起清掃每一個墓穴,整整一下午,全墓區的垃圾就會用三輪車拉上五六趟。 " 市民們不理解,工作量也大,那時候都多多少少都受了一些委屈。" 老李說道。

姬空凡他們戰域的那六名紫衣巡天吏同樣出現在了靈古域外。紫衣巡天吏的目光掃過面前的一千二百人,雖然論修爲,這些人和他們之間有著天地之差,但是衝著他們的身份,巡天吏倒也沒有擺什麼架子。六個人頗爲客氣的衝著衆人點了點頭之後,其中一人才開口道:「諸位,你們是現在先分一半人進入,還是等到另一座戰域的戰事告一段落之後,一起進入?」

公墓區最怕燒紙錢和燃放煙花爆竹,主要是樹多加上春天風又大,很容易引發火災。因此,但凡有家屬帶著紙錢和爆竹而來,李永斌和同事們都會再三勸導,同時告訴他們紙錢可以去辦公區換鮮花。老李說," 當然也會有些『倔』的家屬,但只要耐心地向他們解釋,一般家屬都會理解和配合。這幾年,像以前那樣惡語相向的家屬再沒有遇到過了,現在每天的清掃工作只需要一輛三輪車拉一趟就結束了。"

對於這個特殊的職業,自己可以克服很多,但外界的偏見最令人擔憂。" 剛開始涉及這一行時,周圍的朋友都比較忌諱,我自己也跟他們保持著距離,甚至都不去他們家裡做客。" 談及此事,老李淡淡地笑了。" 這份工作我早就習慣了,這幾年,市民們對文明祭祀的接受度越來越高了,越來越多的羣衆選擇鮮花祭祀,帶的貢品要比以前少很多,挺配合墓區工作的。同時對我們這一行業的偏見也逐漸沒有了,更多的人還是非常理解和支持我們的工作的。" 老李輕鬆地說道。

一束黃色的菊花,默哀懷念已故的親人,沒有紙錢的焚燒,也沒有鞭炮的聲響,有的只是莊重與文明。這個清明節,和李永斌一樣堅守在墓區的工作人員還有很多,爲了文明、低碳、環保的祭祀新風尚,爲了讓廣大市民更好地享受 " 蘭州藍 ",他們每一個人都在默默地努力著。

天知道,這條爭天古道之上,到底還有多少像那公子哥一樣的強大存在。「爭天古道,這個名字倒是名副其實,各大下域之中,強者必然輩出!」姜雲當然不會害怕,反而頗爲的興奮,他最習慣,最喜歡的,就是和強者的戰鬥。他的這一身實力,就是在無數次的戰鬥之中,用命博回來的。

蘭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周棟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