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騎士好玩嗎空洞騎士試玩體驗Switch上最受好

100

光,明明滅滅。

燈火通明的村莊,隔上十里,也像浩瀚夜空里的一顆星星。

照亮夜空的星星無數,只有一顆能照亮前路。

月光如練,掀起蒼白的灰塵。

山是空的,路是空的,他在哪呢?

披風一襲,刀光劍影。

長年破落的村莊,因循苟且的老者,不聽人勸的騎士,九死一生的冒險。

偉大的故事大抵相似——誰能阻止少年武士的赴死?

踏進被遺忘的十字路,你就來到王國荒廢的領土。

曾經的聖巢,如今的空巢。

空洞騎士的故事,就從這座空城開始。

在 的資料庫里,《空洞騎士》( )的綜合評分高達 90 分,是 上最受好評的獨立遊戲之一。僅僅發售一年多,《空洞騎士》的全平台累計銷量已經超過 100 萬份,好評率高達 90%——對於一個僅僅三個人的櫻桃遊戲工作室來說,百萬玩家的承認,已經是無上的褒獎。

《空洞騎士》是一個典型的「銀河戰士惡魔城」(vania)類型遊戲——既像《銀河戰士》()那樣注重探索樂趣,同時又如《惡魔城》()那般具備完整人物升級路徑的橫版過關遊戲。

你將化作一隻無名小蟲,穿梭在一個光怪陸離的蟲蟲世界當中,上演一出直通靈魂深處的暗黑童話。

聖巢不分畛域,又風情萬種。

你每次停留在地表的時間不會超過 10 分鐘,剩下的數十個小時,都是在地下的聖巢里遊走。

難以想像,井口之下竟藏著一個大千世界。

你可能在荒涼的十字路口穿梭:

也許在蔥鬱的蒼綠小徑散步:

或許飛躍空濛的迷霧峽谷之後:

就來到了日日夜夜都在下雨的淚水之城:

一座深埋在地底的城市,怎麼會下雨呢?

原來,在淚水之城上方,有一座廣袤的藍湖。澄澈的藍湖水滲入地底,就化作淚水之城無休無盡的雨水。

如此巧妙的地圖設計,在《空洞騎士》里不勝枚舉。一級越不過的台階、一扇打不開的閘門、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或許就是開拓下一張新地圖的入口。

要打開地圖上這些可望不可即的機關,你需要在聖巢里尋覓各式各樣的法術和技能,遊戲並不會刻意限制你的行動,而是通過巧妙的地圖設計循循善誘,讓你在地下世界四處遊蕩的同時,不至於迷失方向。

聖巢兇險,禦敵防身,全憑一柄骨釘。

方寸之間,每一隻昆蟲都無比狠戾,每一場戰鬥都乾淨利落。

藉助 細膩的 HD 震動機能,《空洞騎士》得以還原最細緻的戰鬥體驗。每一次揮舞骨釘,都有不同的震感——是揮空,還是接刃?是打破牆壁,還是擊殺勁敵?

無需用眼,一切瞭然於心。

遊歷聖巢的數十個小時裡,騎士要面臨無數的戰鬥,這註定是一趟受苦的征程。

你不光要面對敵人,也要戰勝自己。

每一次死亡,你的陰影都會掠走你所有的錢幣。你需要翻山越嶺,回到死去的地方,與自己的陰影一決勝負——陰影將與你一起變強,會使用所有你學會的招數,雖然血量減半,但並非毫無威脅。

勝,分毫不失;敗,一無所有。

同一個地方,不允許犯下兩次錯誤。

這是聖巢的鐵則。

要提升容錯率,你需要護身符。

每一枚護符都有其獨到之處,也許是爲了提升攻擊傷害,亦或是爲了創造更多的出手機會——數十枚護符、上百種組合,處在不同階段、面對不同敵人,你佩戴的護符也迥然不同。

護膚系統極大地拓展了遊戲的深度,每位闖入聖巢的騎士,都能找到稱手的玩法。

不得不提的,還有棲息在聖巢深處的 BOSS 們。

每一位 BOSS 的戰鬥風格都大相逕庭,有的揮刀一板一眼,有的打架毫無章法——他們將與你共演聖巢里最驚心動魄的生死較量。

最終你會明白,他們並非不可戰勝。

這是一個發生在空巢里的空洞故事。

絕大多數的時間裡,你都是獨身隻影在地底遊蕩。偶遇的聖巢原住民,也都有所隱瞞——有的沉默,有的撒謊,有的選擇強顏歡笑,有的願意拚死一搏。

每個角色都有不願言說的祕密空洞騎士好玩嗎,這就是《空洞騎士》里潛藏的最大祕密。

遊戲後期,當解鎖「夢之釘」之後,你就可以窺視所有角色的內心想法——無論是友人、敵人、還是故人。

那位勸你不要探索聖巢的老者,也曾深入地下,在故友的墳前獻上花束。

那個餓到骨瘦如柴的大傢伙,雖然與你親切照面,卻早餓得想把你一口吃掉。

▲維洛的日常對話

▲ 維洛的心聲

甚至所有在聖巢里遊蕩的造物空洞騎士好玩嗎,都會有自己的心聲——有的渴望黑暗,有的尋求光明。

聖巢的故事,就這樣被拆分成一個個段落,四散在黑暗中。或許是安放在深不見底的角落,又或許藏匿在徘徊者的內心深處。

遊歷過聖巢的每一個角落之後,你一定會幡然醒悟——故事的敘述者,就是聖巢本身。

《空洞騎士》 版發售以來,我的遊戲時間已經接近 60 個小時,完成度爲 97%,距離遊戲通關只有一步之遙——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都想不明白一個問題:

去教訓對手!但是今天切爾西人對他母親的侮辱實在染他忍受不了了!最近一段時間沒有一件順心事情!馬德里風波,女朋友分手,國家隊的看客,本來就讓他的心裡憋了一肚子的火,現在終於都在這一腳中爆發了出來!更衣室里亂了起來,小賴特顯然不想吃這樣一個虧,他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但是馬上就被特里抱了個結實,並且直接。

爲什麼總覺得《空洞騎士》似曾相識?

直到最近,偶然間瞥到了《天涯明月刀》的開篇,我才明白這種熟悉感緣何而來——

「天涯遠不遠?」

「不遠!」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麼會遠 ?」

「明月是什麼顏色的?」

「是藍的,就像海一樣藍,一樣深,一樣憂鬱。」

「明月在哪裡?」

「就在他心裡,他的心就是明月。」

「刀呢?」

「刀就在他手裡!」

「那是柄什麼樣的刀?」

「他的刀如天涯般遼闊寂寞,如明月般皎潔憂鬱,有時一刀揮出,又仿佛是空的!」

「空的!」

「空空濛蒙,縹緲虛幻,仿佛根本不存在,又仿佛到處都在。」

「可是他的刀看來並不快。」

「是的。」

「不快的刀,怎麼能無敵於天下?」

「因爲他的刀已超越了速度的極限!」

「他的人呢?」

「人猶未歸,人已斷腸。」

「何處是歸程?」

「歸程就在他眼前。」

「他看不見?」

「他沒有去看。」

「所以他找不到?」

「傑兒,你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上官榮迫不及待地問道。「爹,娘,這事你們別問了,這是大家族中的祕密,難道非要問個明白麼?「上官傑道。上官榮一愣,怎麼回事,自從被大家族流放到這趙國已有二十多年了,難道是爹有什麼隱情沒告訴我,還是……。他使終想不明白。

「現在雖然找不到,遲早總有一天會找到的!」

「一定會找到?」

「一定!」

如果《空洞騎士》是一部小說的話,那麼作者一定是古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