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帝孫悟空主角是紫霞孫悟空的小說妖帝大聖全

100

>>>>點擊閱讀《妖帝大聖》全部章節

主角叫紫霞孫悟空的小說叫《妖帝大聖》,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莫小少寫的一本玄幻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南海普陀山勝境,只見那汪洋海遠,水勢連天。祥光籠靈台蓮花池,瑞氣照山川。千層雪浪吼青霄,萬迭煙波滔白晝。水飛四野,浪滾周遭。水飛四野振轟雷,浪滾周遭鳴霹靂。鎮元子須臾從雲端落在地上,只見四周山峯高聳,

南海普陀山勝境,只見那汪洋海遠,水勢連天。祥光籠靈台蓮花池,瑞氣照山川。

千層雪浪吼青霄,萬迭煙波滔白晝。水飛四野,浪滾周遭。水飛四野振轟雷,浪滾周遭鳴霹靂。鎮元子須臾從雲端落在地上,只見四周山峯高聳,頂透虛空。有千樣奇花,百般瑞草。風搖寶樹,日映金蓮。

鎮元子心想。

一千年了,這觀音大世尊的道場,倒還真是沒什麼變化呀。」

只不過,人變了。

鎮元子一步步向前走去,這觀音菩薩的道場,到真的是宛如仙境。

溫泉水暖,飛珠濺玉,荼靡花開,不輸蓬萊。

三界都知道,觀音菩薩的落伽洞,種滿了遍地的荼靡花。

鎮元子也知道,他家人參果樹上,也刻著荼靡花開這四個大字。

但是他不知道,這四個字是孫悟空刻上去的。

鎮元子走到一處溫泉邊上,只見仙霧縹緲松香泛蠟煙,到處都開滿了荼靡花,在風中搖曳,如夢如幻。

「噗!」

一個黑影躍了出來,在空中划過一道黑漆漆的弧線——那是黑熊精。

西遊路上,那個妄想搶奪唐三藏的錦襴袈裟,實際上是被自己所在妖族部落逼迫攔截孫悟空,來喚醒他,黑熊也不想攤這個麻煩啊,可惜不這樣做,他在妖族就沒法混了。

現在的確是沒在妖族混了,皈依我佛了。

「你是誰?報上名來,敢擅自闖觀音菩薩的道場,你有請帖符嗎?」

黑熊扯著沙啞的嗓子叫道。

鎮元子揮袖一笑,「西牛,五莊觀,地仙之祖,鎮元子是也。」

黑熊聽到五莊觀地仙之祖鎮元子的名號,又見那老道身上無比犀利的鋒芒,渾身一震,急忙稽首道:「原來是鎮元子大仙,久仰大名,是我小人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上仙莫要怪罪,快請,快請!」

鎮元子踏笑而去,「無妨,無妨。」

這一笑,是悲哀。

不到十數分鐘堆放在地面上像小山一樣的能量石已經消耗過半,看著如此驚人的消耗秦如風終於明白了鑄煉空間器物不單單靠的是個人的鑄煉技術與鑄煉材料的高低,有足夠多的能量石也是取決成敗的另一重要因素。轉眼過去了兩個時辰,像小山一樣高的能量石堆已經進入爐中十幾堆了。秦如風大概估算一下這些能量石沒有五千斤四千斤是肯定沒問題的。

穿過朦朦朧朧的仙霧竹林,又輾轉幾條花團錦簇的小徑,鎮元子總算是到了觀音的蓮台寶座。

木吒站與她的身左旁,善財童子站與她的右旁,而觀音此刻美眸靜閉,檀脣微啓,口中念念有詞,白暫的玉手捏著法印,一襲白衣,一團白霧,一陣幽香,與此刻的美人結合與一體,令人看癡醉。

可鎮元子看見這天仙般的觀音菩薩,卻只感到胃裡一陣噁心,只想做嘔。

這是爲何呢?

見自己的男人有這樣的舉動,她們也是很配合,再也沒有插話,只是靜靜的依偎在其左右,仿佛這一刻,他們的心已然相融。「好啦,我沒事兒!接下來的時間裡,咱們還是低調兒點吧!也許這個時間段兒,也正是咱們開展農業生產的好時機。」說到最後,就連靳商鈺自己都有些想笑。畢竟自己這一回幹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但在事後還要隱藏起能力,說白了,靳某人的心裡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這觀音菩薩本是男兒身,原名慈航道人,乃元始天尊門下十二金仙之一,法力盛厚,強悍無比,可封神之戰,卻忘恩負義,背叛師門,投入西方佛門,化爲女兒身,法號觀音,成爲四大菩薩之首,這種背信忘義之事,令所有道門子弟侮辱!

觀音緩緩睜開眼眸,她的眸子裡似乎飄著一團霧,卻又無比的清澈見底,猶似清泉,可清泉之下,則是漩渦狂流。

「原來是鎮元子大仙,失禮了。」觀音雙手合什,微微頷首道。

鎮元子回笑道:「觀音尊者好雅興呀,不愧爲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呀!」

觀音似笑非笑道:「鎮元子大仙繆贊了,我不過是盡我所職,普渡衆生罷了,談不上什麼大慈大悲,佛門弟子,理應爲此。」

鎮元子語氣稍漸冰冷:「那麼老朽我也有一事相求,還請觀音尊者排憂解難,爲貧道釋厄。」

觀音心頭暗忖一驚:「這鎮元子在西牛賀洲開設五莊觀,傳播道教文化思想,可西牛賀洲是如來佛教的地盤,這種行爲無疑是在打如來的麵皮,但這個鎮元子論起本事地位名譽都不低,再加上彌勒佛一番求解,如來才沒有跟鎮元子犯沖,可現如今這鎮元子不請自來自己的道場,顯然是來者不善,細細想來自己並未與他結下業果,爲何如此?無論如何,還是小心爲妙。」

觀音燦笑道:「大仙高看我了妖帝孫悟空,不知是何事能讓鎮元子大仙都悵然如此,我願聞其詳,如若可以,定幫大仙度劫。」

鎮元子揶揄道:「貧道丟了兩顆人參果,聽聞觀音尊者算卦之術十分了得,不知觀音尊者能否幫貧道算算是誰來的呢?」

觀音猛然一驚,霎時覺得這個鎮元子恐怕是真要來找自己麻煩了,但嘴上依然安淡說道:「這個那我便算算吧。」

觀音故作高深般的掐指一算,倒還真算出血端倪出來,但那八卦先衍之術算到一半,就感到一股不可拂逆的強大天道壓制!

「噗!」

觀音猛地噴出一口精血出來,這股氣息太強大,令她實在是不能逆行,她不解,莫非此人是命運之子,居然有這股強大的逆天之氣!

要是觀音算的到,那金蟬子差不多白死了。

善財童子和木吒大驚,急忙將觀音扶起,問候再三,確定沒事才放下心來,也不知道這兩個人如此忠心耿耿是因爲誠心皈依佛法,還是怕了觀音那緊箍咒與利刃。

鎮元子此刻則是冷笑連連,拍手叫好:「好演技,好演技妖帝孫悟空,果真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老夫佩服!」

」的時候,他會露出失望的表情。說起來,只要是人類都是這樣的,也正是如此,才方便我的計劃,不是嗎?欺凌比自己弱小的生物,恐懼比自己強大的生物,按對自己有利與否來劃分其他。魔王只要是有黑暗精靈之血,其實是誰都無所謂,這不過是對兩百年前的仇恨的蔓延。不是因爲看見了未來所有預言,是因爲有了預言所以有了這樣的。

觀音聽鎮元子那麼一說,嗔怒道:「鎮元子,你今天到底想幹什麼!」

而木吒和善財童子已經「鏹!」的一聲拿出武器,寒光閃爍,殺機四射。

場面一下子變得很惟妙惟肖起來。

鎮元子眸光凝聚成劍,直視觀音,「別裝了,把人參果還給我,老夫我還不用計較!」

觀音歷聲反駁,「我沒有拿你的人參果,莫要血口噴人!」

鎮元子冷哼一聲,手中凝聚出真炁之氣,浮現出一副五莊觀的畫面,正是鎮元子庭院的人參果樹,上面刻著梵文所寫的四個大字:荼靡花開。

「你還有何話可說?別以爲我會覺得你曾經用你瓶中的九曲業靈水救過我的人參果我就會感謝你,你爲什麼幫我自己同樣也心知肚明,不是礙於三清的面子和嘲諷,你會幫我?」

鎮元子足下已經生起罡氣,殺氣三時作陣雲,乾坤袖之中暗藏一把兩尺短劍,劍花十六朵,只要一個意念,便可齊齊綻放,這一擊,秒殺木吒與紅孩兒幾乎就在須臾之間。

可觀音也暗暗結著法印,怒喝道:「這不是我做的,定是有人栽贓陷害,還請鎮元子大仙調查清楚再來分說!」

「呸!你個道門叛徒,有何顏面在此饒舌,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之人!莫要多說了,一句話,你給不給吧!」

鎮元子直接放開了罵道。

觀音被怎麼平白無故冤枉,還被鎮元子揭開她的禁忌,當即三屍神暴跳如雷,火燒元神,「好好好,今天你動手試試!」

鎮元子大仙旋即乾坤大袖一揮,那兩尺短劍便凌空殺出,殺氣稜稜動蒼穹,連接天地,那一股殺氣,超越了一切,有荊軻刺秦王般果絕,宛如蒼鷹擊長空,血染君王殿,此劍——名曰魚腸!

小說《妖帝大聖》 016:觀音觀物難觀心 試讀結束。